过节


来源:福州家教100中心 日期:2014-2-23

  久未放晴的天空,依旧是这么让人压抑。雨丝如柳絮般飘落在我的前额、发际,手中的花如同被荡涤过似的,干净得犹如天外之物,不该在尘世沾染污浊,苍白得好像每个人的心。

  气氛凝重。我迈着步子走向墓碑,把花放好,久久地站着,凝视着照片上熟悉到令人陌生的脸,仿佛还能感受青春的气息,却一缕飘散到天尽头。泪,侵出眼眶,顺着鼻翼、嘴角,最后也如风中的雨丝飘落。

  “一个人吗?”耳边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我转头,旁边的墓碑前站着一个老人。我看着她,居然看不出她眼中的哀伤,她脸上浮现的全是安详与慈爱。

  我点点头,拭去泪水。“终归是年轻人。”她自言自语。“诺,我老伴儿,也是……走了好些年了……”老人如有所思的说着。

  “您也一个人?”我问。

  “没有呢,我孙子,哪呆得住啊,前边玩儿去了。”老人依旧这幅表情,眼里不见波澜。

  “小姑娘,你也别哭了,他们呐,人是走了,好好滴走了,也挺好的,我们也就有个念想。”老年整整衣服,“我老伴儿在的时候啊,就爱跟我叫板儿,什么芝麻点的事都能弄出来……他刚走那会儿……还真不习惯……”老人回忆着,像是想起来无数幸福的事。

  我听了,泪又往下掉。他在的时候可不也是爱跟我叫板吗?

  思绪如水般倒灌进脑子里,凝固,反射出一个个他的影子……

  “想什么呢?”老人打断我。“想想说好了,还得过不是?”老人边说边让孙子过来,小孩子就像什么都不知道,玩着花乐极了。可爱的孩子。

  我招呼了声,踏上了归途。我终究没老人这么豁达,她却让我明白了什么。总以为人死了什么都消失不见,可看着刚才那对祖孙,却仿佛生命还在延续,家人还在一起。时间如白驹过隙,当年那种衣襟猎猎捕风的日子幻化成了回忆,看不见,却永远留了下来,定格在那年夏天,他还在那个夏天。

  感觉脚步忽然轻快了,生命的列车又使到了2008,它还会使向更远的地方……

  本文由福州家教100中心www.fzjj100.com)提供

编辑者:福州家教100中心www.fzjj100.com)